乐山市电子城在哪里

徐州市社区

原标题:家务事为何“触怒”刑法?

从未谋面的准儿媳和准亲家

陈某从2007年大专毕业后一直待业在家,没有收入来源,依靠父母的资助来维持生活开销。

2010年底,陈某的父母打算购房,向朋友借了50万元。朋友将钱直接存入了一张银行卡,并在卡的背面写上了密码。偶然间,陈妈妈发现,本应存有50万元的银行卡,余额却只剩了30多万元。

陈妈妈向儿子问起此事,陈某才告诉母亲,自己偷偷取了卡里的12万元,借给了女朋友小王做生意。

见陈某这样说,父母就没有再追究。可这样一来,房子肯定是买不了了,陈某父母只能又将50万元凑齐,还给了朋友。

从这之后,陈某又多次以“女朋友小王”用钱当作借口,从家中陆续又拿走了十余万元。但在父母提出想要见见小王时,总是被陈某的各种借口搪塞过去。

在保证的还款期限过后,陈某又称,最近小王的父亲半身不遂住院了。几天后,陈妈妈的手机收到了一条自称是小王父亲的短信,短信中称自己生病住院,钱款一定会还,但希望能宽限一段时间。陈某还给家里拿回一张落款为小王父亲的欠条。陈妈妈对陈某提起想见见小王的父亲,但陈某一直不同意。

直到2014年底,一位“李警官”短信联系到陈妈妈,称小王父亲与亲戚间有经济纠纷,在问题解决之前,欠款是无法归还的。

永远无法落实的房屋和工作

在待业四年之后,陈某称自己在某单位实习时表现突出,被单位的刘处长认可并聘为司机。陈某每天都按时上下班,并对父母表示,由于自己工作成绩突出,刘处长打算给他分两套房。陈某分多次从家里拿走了近30万元,但房产证却迟迟不见踪影。在陈妈妈的追问下,陈某表示房子已经被自己卖掉,钱款都拿去跟刘处长做生意了。

到了2013年,陈某对父母称,刘处长因为担心分房的事情被查,将他介绍到了另一个单位上班。在新单位,陈某也“表现突出”,单位领导曹局长又决定分三套房给陈某。这次,陈某拿着曹局长签字,盖有单位公章的合同,向父母索要100万元的所谓“押金”。陈妈妈让陈某先带他们去看看房子,陈某真的拿着钥匙,带着父母看了一套房屋。“验收”了房子,陈妈妈将家中的全部积蓄16万元以及向亲戚东拼西凑借来的35万元给了儿子,换来了曹局长落款的一纸收据。

几个月之后,陈某拿回一张写着他名字的房产证。但和自家的房产证一比对,陈妈妈发现从样式到公章,两份房产证都完全不同。到房管局一查,陈某拿回来的房产证是假的。

这次,陈某的借口是,自己在和曹局长、刘处长合伙做生意,分到的房产都已经卖掉,因为担心父母不放心,这才做了假的房产证。二老提出要去法院起诉两个领导,陈某急忙安抚,并在第二天带回了一张3200万元的欠条,落款是刘处长的签名。

欺骗四年残忍真相终于大白

今年1月,父母向亲戚借的钱款到了还款期,但家中已经还不起欠款,陈某所称的房屋也迟迟没有下来。

陈某对母亲提议,用二老名下的房屋进行抵押贷款。陈妈妈答应了陈某的提议,并跟着陈某去了贷款公司,用房屋作抵押贷款了50万元。偿还了亲戚的借款后,贷款余下的20万元便被陈某取走。

今年5月18日,陈某从家中离开,手机也一直关机。二老在家中发现了陈某的亲笔信。在信中,陈某称,自己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,上班和单位分房的事情也是假的。短信、欠条、合同,也都是找朋友代写的,都是假的。就这样,陈某骗了自己的生身父母四年,骗取的钱财共计近200万元。

为了儿子,二老掏空了所有积蓄,抵押了家中唯一的房产,还向亲戚朋友多次借款。现在,这些钱款都无力归还,面临着无家可归境地的二老,无奈只好报了警。虽然陈某挥霍的都是父母的钱财,但他这样的行为已经涉嫌诈骗罪。近日,丰台检察院以诈骗罪对陈某批准逮捕。

律师说法:是否追究孩子刑责,要看父母是否谅解

孩子向父母寻求财物支持,原本是件“家务事”,可陈某却因此涉嫌诈骗罪,将要走上刑事审判席。

“陈某用一个个谎言骗取财物,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《刑法》。”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葛磊律师表示,但在父母子女之间发生的诈骗行为,其社会危害性不能按一般意义上的犯罪行为来评判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四条规定:诈骗近亲属的财物,近亲属谅解的,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。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,具体处理也应酌情从宽。 

徐州市社区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